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来俺卧竹轩作客

卧竹轩主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往来无白丁。 健康从交流开始。 只相信科学。 从事临床药学, 兼职国际注册营养师培训导师。 喜欢昆曲、古琴、古代音乐等小众文化。 学问力求新, 文艺则返古

网易考拉推荐

昆曲的年龄为何说不清  

2013-11-05 16:37:30|  分类: 文心雕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昆曲何时创立,本来不成问题,只是进入21世纪,确切地说是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确定昆剧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后才产生混乱,出现了若干说法。昆曲历史究竟有多长?众说纷纭:有400多年说;也有500年说;更多的是600年说;甚至有700年说(据称起自元代者);为了调和众说,还出现了“多环节”说。但,除了始自魏良辅的400多年说外,其余的说法都不是真正意义的昆曲“创立”,而皆为“源自”,也就是都说的是昆曲的前身。若问三皇五帝、夏商断代有困难,还情有可原。按理说,昆曲的形成并不久远,怎么连出生时期都搞不清楚,感觉好像不是实实在在做学问似的。是不是因为嫌400多年时间太短,故意冒出这些延长历史的说法呢?

之所以对昆曲寿几何发生争议,主要是由于对“什么是昆曲”的概念上的混乱造成的。“昆曲”概念的混淆,又与“昆山腔”的概念分不清有关。至于“腔”、“曲”、“剧”三者的关系此不赘述,亦不讨论昆曲和老昆山腔的伴奏乐器区别问题,尽管这种区别巨大且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400多年说——即魏氏说,与其他非魏氏说的根本区别在于是否依照昆曲的定义来确定昆曲的创立时期。只有按照科学的定义来确定创立时期,才可防止靠随意拍脑袋说了算的做法。也就是要判定:魏氏之前的“昆山腔”是否为“昆曲”?

什么是昆曲?对某事物和概念的定义,就是对该事物或概念的内涵或语词的意义所做的简要而准确的描述,即对于该事物的本质特征或概念的内涵和外延所作的简要说明。2001年前所有的出版物中,都说昆曲起自魏良辅“创立新声”。白纸黑字,所有有关昆曲的正规文献(包括《昆曲大辞典》)都记载:魏良辅改革昆山腔,成为“水磨腔”后始有昆曲。例如:

陆萼庭在《昆剧演出史稿》的引言中说昆剧“发端于十六世纪六十年代”(陆萼庭:《昆剧演出史稿》第6页,上海文艺出版社,1980)。

王守泰认定“魏良辅融合许多种声腔的特点在一起,创造了昆曲”(王守泰:《昆曲格律》第4页,江苏人民出版社,1982)。

王正来先生在《关于昆曲音乐的曲腔关系问题》中给昆曲的定义很明确:“昆曲的定义,应当是:昆山魏良辅所创‘水磨腔’谱唱的南北曲”。毫不含糊地指出了昆曲始于魏氏。

“水磨腔”和“南北曲”构成了昆曲的基本要素,是定义昆曲内涵和外延的充要条件。抓住“水磨腔”和“南北曲”这两个关键词,就可以确定昆曲在与之有关的事物的综合分类系统中的位置和界限。只有融合了南曲和北曲,且“水磨”的腔才是昆曲。虽然在以南曲为基本声腔的诸南戏中,偶尔也出现了揉进少量北曲套曲的现象,但皆因不具备水磨腔特点,依然不属于昆曲的范畴。

近十年来广为流传这样的说法:“惟有昆山腔经过六百多年的历程,至今尚传唱于世”,并将其定为昆曲之源。可有谁听过这种600年前的“昆曲”声腔?这是典型的学术错误。为什么呢?判断是否昆曲的必要条件为是否“南北曲”。众所周知,顾坚所创立的声腔,是与弋阳腔、海盐腔、余姚腔并列的四大南曲声腔之一的“昆山腔”。也就是说,顾坚的腔仅仅是南曲,既无北曲,又不水磨。内涵并不符合昆曲的定义。在这点上,持顾坚创立说(600年说),是犯了“以偏概全”的逻辑错误。

昆曲的概念仅适用于魏良辅改革后的新昆山腔,而非原有的老昆山腔。最强非魏氏说的600年说,坚持昆曲始于昆山千灯镇的顾坚。尽管他们也明知顾坚创立的昆山腔是没经过水磨的老昆山腔,却总想用“一脉相承”来将“老昆山腔”并入昆曲。再者,昆曲之新昆山腔也并非仅起源于老昆山腔,更多的是采自海盐腔和北曲。我们从一开始接触昆曲,就知道这个史实。因此,昆曲的历史必须定在450年左右。说昆曲发自顾坚的依据,仅仅是凭魏良辅受过顾坚的影响的事实,就故意将昆曲发源提前了一百多年,是犯了“外延过宽”的逻辑错误。

“昆山腔”是个较宽广的概念,而“昆曲”则是相对具体的概念。不能将各个不同历史时期的“昆山腔”笼统地全都等同于昆曲,将广义的“昆山腔”狭义地理解为“昆曲”!首先要澄清一个错误观念。有人认为昆曲从海盐腔、弋阳腔、昆山腔等南曲系统的声腔演变是个渐变过程,认为它是个连续的改革过程。这就错了。魏良辅创立昆曲,很长时间仍称昆山腔,但与旧昆山腔已不是同一个东西了。顾坚时期的“昆山腔”绝不是魏良辅时期的昆曲,也只有魏良辅时期的新昆山腔才是一直延续至今的真正意义上的昆曲。因此,昆曲的历史必须、也只能以魏良辅“创立新声”始计。

科学素质就体现在两点:质疑和实证。元末到明初的“昆山腔”(~13601560)历约200年(之后与金元北曲一样不传),距今确为六百年。而昆曲则形成于大明嘉靖、隆庆年间(15601572),历12年始成,一直延续至今约450年,这就是昆曲的实际寿命!原有的昆山腔是民间的地方小调,而昆曲(新昆山腔)则是基于严格音律的官腔、大腔,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水磨腔”。因此400多年说才是正说,而其他500年说、600年说,更有甚者700年说,都是信口之言,或道听途说。魏良辅之前的昆山腔,既无声腔传承,又无工尺记录,何以为证?这些新说法,无非是为了凑出600年、700年,绞尽脑汁搜罗“证据”。而这些所谓证据无一例外地都只能证明是昆曲的影响因素,充其量也只能说是昆曲的前身,而非昆曲本身。

用“一脉相承”来将昆曲之前的“昆山腔”并入昆曲,这些种心情可以理解。然而科学定义与文化传说是有区别的。科学是基于史实的,而文化则可以演绎。这可能是中国某些非专业历史学家的一贯做法,喜欢乱“续家谱”。古人有祖宗崇拜情结,如明明知道了戏曲发生在宋金时期,戏曲界依旧将唐明皇尊为祖师爷。中国文化中这类情况非常多,并不都是科学。即便是创立昆曲的魏良辅,也声称“惟昆山为正声,乃唐玄宗时黄幡绰所传”。真若他是宗顾坚者,何必舍近求远攀扯上黄幡绰呢?习俗使然。我们现代人不能学旧时文人的喜欢攀附古贤名望之风。我们不能因《易经》包含的阴阳二相观念与二进制思维类似,就想当然地说计算机起源于我国的先秦时期。我们也不能因为大米出自水稻,水稻产自稻田,就将地里的土壤也说成是碗里吃的米饭吧。

父母生子,然父母并非其子。谁都明白这个道理,某人的出生日期不能换成其父母的诞辰,怎么昆曲就可以呢?莫非魏良辅还没出生就有人教他学会了水磨腔(即昆曲)呢?魏良辅的确是受到顾坚的影响,但影响与传授完全不是一回事。设想,如果某政党的纲领是以某外国学说理论为指导,难道可以说该政党是产自国外吗?如果都按这种算法,那京剧也可以不从徽班进京后再加工改造后来计算,而是再加长个几百年,甚至可追溯至板腔体的源头“陇东调”(或称西秦腔)去。

     昆曲的历史并非说不清,以往早已说清楚了,只是近十几年有人怀着不同心态有意无意地延长了。其中有故意将新编“诞生时期”与他所喜欢的“发源地”联系在一起者;有不假思索,人云亦云者;有明知不对,也不敢质疑者。或慑于权威,或惮于离众。可以想象,当我们再看到“皇帝的新衣”寓言时,不会感到有多可笑,而是倍感可悲。因为就在我们身边,就长期存在着许多书刊与媒体不断地引用和流传着的各种荒诞传说,如彭祖长寿800岁。如此,“昆曲600年”之说还不算最严重的。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